總經理李正才接受泰伯網記者采訪

2019-06-25 11:57:44      點擊:

    6月7日,江蘇天和地理信息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正才在泰州市柳園文化街區接受了泰伯網記者的專訪,李正才向記者詳細介紹了公司發展的基本情況,同時就三線城市從事測繪地理信息創業、轉型升級、項目墊資以及當前地理信息行業發展現狀發表了看法。

    以下是泰伯網刊載的《我在三線城市創業:從傳統測繪到GIS信息化》文章:

    這一晃,五年過去了。對于江蘇天和地理信息有限公司李正才來說,一切仿佛歷歷在目。

    五年前(2014年)那會兒,已經有一些地理信息企業開始向數字化、信息化轉型了。
    那一年年初,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地理信息產業發展的意見;7月,《國家地理信息產業發展規劃(2014-2020年)》出臺,規劃涵蓋了測繪遙感數據服務、測繪地理信息裝備制造、地理信息軟件、地理信息與導航定位融合服務等領域,并提出到2020年,產業保持年均20%以上的增長速度,2020年總產值超過8000億元。這一系列規劃,使2014年成為國內地理信息產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


    GIS信息化:從0到1


    也是那時候,李正才的故事在一個三線城市開始了。
    2014年,國內整個地理信息產業還不算發達,不算很蓬勃,產業規模剛邁過2013年的2600億元。基本大多數的公司還偏向于傳統測繪,更不要說三線城市了。在李正才的回憶中,這座承載自己夢想重新開始的城市,測繪的主要業務板塊依然圍繞著城市建設基礎測繪。
    雖說早在十幾年前,數字城市的概念已經提出來了。但對于三線城市來說,2014年那一年才是剛剛開始。在李正才眼里,這塊空白反而更像是一種機遇。這個當口(2014年初),李正才創立了屬于自己的地理信息公司,當時他給自己確定的業務模式是數據加工,即在基礎測繪的基礎上進行進一步數據處理。
    但不得不承認,以三線城市為起點突破原有GIS業務模式的這條路,注定不會太順暢。一方面,三線城市還不具備數據加工的市場布局,另一方面,政府及相關主管部門的信息化意識相對薄弱。用李正才的話來說,不順心的事兒一件連著一件。
    第一樁最先反映在公司資質申請層面。2014年申請資質時,按照主管部門當時的要求,公司無法直接申請乙級資質,只能從最低的丁級做起。到了2014年底,公司只拿到了丁級資質。在李正才看來,丁級資質做不了重要的業務,只能通過分包的形式,與其它單位合作基礎業務,如城市建設的基礎測繪。
    第二樁是人才問題。公司組建之時,只有李正才一個人,過了兩三個月,公司才增至三個人。他意識到,留在三線城市的GIS人才少。在公司尚未盈利的初期,即便有一些對口的人才,也未必能養得住。這意味著,對李正才來說,想要達到他預期的目標,可能還要走一段較長的路。

    所幸,這樣的狀態暫時維持了一年多。到了2016年年中,公司從丁級升為丙級資質,開始初步涉獵一些地理信息數據采集、數據深加工業務。2018年,公司終于從丙級升到乙級資質,業務向海陸空測繪擴展,開始朝著當初的數據分析定位方向靠攏。


    曾跨越資金與市場的“大山”

    隨著公司資質與業務的提升,公司的人數與市場規模有了量的提升。從2015年的8個人左右,發展到16年的20個人,直到現在的35—40人之間。
    相應的,公司的服務模式發生了質的變化。從公司的長遠發展來說,李正才并不認同“為了做項目而做項目”,而是更看重項目本身對公司帶來的實質意義。用李正才的話來說,“公司對于項目的取舍有幾個考量:第一,公司的技術、人員能力是否可以達到要求;第二,如果做其它公司的分包,要考慮團隊能不能學到東西,企業的生存能不能解決,能否擴展市場或者維護原有客戶等因素”。
    這也可以解釋,在大部分地理信息企業涌向農經權、國土三調等項目時,李正才選擇放棄這些大項目的原因。
    如今,公司的產值從成立之初的40萬,達到了800萬。不過,擺在李正才面前仍舊是資金這座大山。
    提及這個話題,李正才不禁感嘆三年前那場由資金回籠問題引起的人員變動。據他回憶,政府項目有固定的結算期,而那次的項目到了年終才結算,導致2016年資金沒能回籠,公司有六個月沒有發工資。李正才深刻記得,當時的人員變動很大,走了接近三分之二的員工。后來,李正才把房子抵押了,才勉強補上了員工工資。
    這事兒之后,在傳統測繪這塊業務方面,李正才開始利用聯合測繪的方式開展業務,可以說改善了資金回籠問題。不過,相對來說,做測繪服務的中后端,遇到的回款問題較少。但李正才認為,從目前行業的大形勢來說,回款問題,即一個項目是否需要墊資行為,是地理信息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

    這與政府層面的落實密切相關。年初,李克強總理在會議上強調不拖欠中小企業工程款。對于這一呼聲,李正才直言“雷聲大雨點小”,在他看來,地方上一點動靜都沒有,尚未具體落實。


  “GIS夢”在,數據共享的天花板也在
    真正核心的還是地理信息企業的一場“內修”,這是整個地理信息行業要面對的問題。
    眼下,李正才直觀感覺到,這兩年地理信息企業噌噌地往外冒。據他初步了解,這些“冒”出來單位,在技術和能力方面并不能稱得上是專業。但這些企業,不惜以低價中標等方式擴張市場,的確加快了地理信息市場的競爭節奏。
    在這一點上,李正才清楚地知道,傳統測繪的市場是激進的。在已有的、有限的市場,如果大家都去爭這塊蛋糕,地理信息行業的市場價格只能會說價格越來越低。更多的,傳統測繪這塊,企業之間并沒有核心的競爭力,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被取代。但在李正才所在的城市,仍有將近三分之二的企業在做傳統測繪服務。
    從長遠角度來看,李正才認為,未來的市場需求需要去挖掘,更多的應用是面向公眾。在這條探索的路上,李正才直呼不容易。“簡直可以說是在燒錢”,前期的開拓市場,注定要進行一些投入,比如從政府主導的業務向公眾業務的開拓。
    這兩年,李正才開始做城市數據分析的業務探索。讓他頭痛的是,目前從國家層面來說,有些數據應用在民間是不允許的。公司如果沒有交通、城市規劃等方面數據支撐,城市數據分析方向的業務便無法立項;業務無法立項實施,數據分析產品無法落地,更談不上進一步的市場探索。類似的市場開拓,不斷陷入死循環。
    在業務突破的過程中,政府主管部門的意識轉變,著實讓李正才耗神。一方面,三線城市的主管部門及相關行業,并沒有將服務與地理信息手段結合的意識,從勞動粗放型的手段向地理信息化手段突破,要做不少功夫。另一方面,在地理信息與大數據、智慧城市等領域結合之前,還要打通部門之間的數據共享渠道。
    好在,地理信息數據共享這一塊,相關的省市已經在立法了。李正才相信,地理信息與大數據的融合,是行業的“重要一票”。
2012289期p3试机号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500 个人经销商赚钱吗 吉林十一选五任七复式 澳洲幸运5是哪的彩票 黄金城棋牌50提现 福彩中奖投注站返利 325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四川金7乐怎么购买 老11选5开奖查询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娱乐棋牌游戏排名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吗 林业局有人做什么赚钱 老11选5开奖走势图 福彩开奖